我是大錘,不對串戲瞭……我是石鍋,是一名

我是大錘,不對串戲了……我是石鍋,是一名糗 百寫手。你們以為糗 百寫手就是吃飽了沒事幹,編幾個葷 段 子逗樂?錯!我告訴你們,糗 百寫手真特麼不是人幹的,今兒,我先被打,又被訛,再被……我是石鍋!?故事女主的花名,叫“夜傲雪”,念快了就是“妖雪”。頂著主角光環,這個女子自然是美麗、高貴、大氣、雍容、專一……有些詞連我也說不出口,總之,美!真美!——值得“萬千寵愛於一身”的,那種美。她經營著一傢酒 吧!?經營酒 吧的女孩子總有機會見識各式各樣的男人,好的、壞的、豪闊的、揮金如土的、帥氣的、有內涵的、有故事的……廢話!混酒吧誰會沒幾個故事?可她卻真的,就如同天山頂上萬年不化的“妖雪”一般,任你風起雲湧,我自風輕雲淡!?傲雪本來自信滿滿——隨你世間男子驕傲如仙,我最多一句——開始你的表演。但殘酷的事實是,每個人都有一個命中克星,或者好聽點——真命天子!?他,叫遙哥!反正,都叫他遙哥。?那天晚上他似乎在外面贏了很多錢,帶著一幫狐朋狗友們沖進酒吧,揮手間趕走了所有人。姚哥居高臨下地盯住傲雪:“今晚這裡除了我的朋友,我不想再看見一個男人,你這裡的女人都是他們的,而你,是我的!”話雖然像甜筒廣告,動作卻一點也不甜,他說完就一把摟住傲雪,摟的那般用力,甚至差點讓傲雪眼淚也要疼出來了!?傲雪,沒有反抗。她知道,當男人把控住局面時,女人的反抗很多時候不過是一味調情的雞尾酒,隻會讓男人更興奮。所以,她輕輕點點頭,便坐在了他身邊,讓她倒酒就倒酒,讓她喝酒就喝酒,讓她跳舞,她起身,嫣然一笑,就開始舞蹈……?在她舞動的那一刻,他似乎癡了,舉著的酒杯,直到一曲結束,也未曾放下。再下一刻,他又似乎瘋了,舉起酒瓶趕走了所有的朋友,接著,又一把,抱起她。?酒吧擁有十三個包廂,場子不能算小,但他卻抱著她,圍著,轉圓了,整個一個大圈。放下傲雪的那一剎,他突然吻住了她,然後,突然又放開,目光如炬,似鷹視狼顧:“今天以後,你,就是我的,你的一切,都是我的!”?在以前,或許傲雪早已一個酒瓶砸在他腦袋上,然後輕拭裙角的酒水,淡淡的吩咐保安關門放狗。可是此刻她卻一句話也沒說,隻是深深的,看著這個男人的眼睛,那裡透露出的,是深邃、是迷蒙、是自信、是堅定……她看了很久,然後,又笑了……?傲雪的酒吧依然夜 夜 笙 簫,但傲雪卻已經許久,許久,沒有去打理過了。她或許在他的床上,也或許在她的床上,還或許,在別的什麼地方,一起噴雲吐霧,一起興風化雨,一起……(此處略去900字)?遙哥很喜歡DU,而且每DU必勝,在DU場,他縱橫跋扈,鮮有對手。現在,他每次去DU的時候一定會帶上傲雪,到了場子坐下來後,他總是會重重的拍一下她的屁股給眾人介紹:“這是我馬 子!”?“馬 子”這個詞對許多女人來說不算好聽,因為它意味著飄蕩與不確定!但不知道為什麼,每當這個時候,傲雪卻似乎很滿足,仿佛,這個稱謂,和他的那一巴掌,正在向她宣誓著,他全部的愛戀!?當然,在其他人眼中看見的,可能不過是這個男人,在向別人宣揚著她女人的漂亮!傲雪也知道,可她不在乎,或許她真正在乎的,隻有他!?老話說得真好:珍愛生命,遠離DU博!終於,那個夜晚,遙哥,輸了!輸的很徹底!?機會不是沒有過。倒數第二把,他本可以翻盤,但由於之前已經輸得太多,桌面上籌碼所剩無幾,下註時,傲雪拿出自己酒吧的經營權,讓他“添點”,被他拒絕,結果這把他贏了,但對大局沒有影響。最後一把,遙哥視作最後一搏,他被酒精煙草和之前小勝徹底弄昏了頭腦,竟不顧傲雪反對,賭上了自己和傲雪的所有傢底,但可惜,天意弄人……?這場DU局的結果有三:之一,“遙哥”變成了“小遙”;之二,小遙身負百萬巨債;之三,小遙這次走下神壇的經歷,江湖歸納為——“小遙認添遲”?傲雪沒了酒吧,小遙沒了別墅,然而,傲雪並沒離開小遙,隻是,連酒店裡一晚的房費也不再是他們所承受得起的了。末了,鄉間一處吃喝拉撒全在一起的小屋便成了他們的棲所。?小遙開始拼命酗 酒,他似乎一時還接受不了這份打擊!每當他醉了之後,傲雪總是會溫柔的抱著他,一遍遍地,笑著勸他,振作起來!縱使,不知醉裡的他能否聽見。或者是明白!?從未做過傢務的傲雪也開始操持起了那不算傢的傢務,做飯、洗衣、每天為他清理酒醉後的殘局……她從未想過她有一天竟會為一個男人做這些,可她,畢竟是做了!?一個月後的一天,他倆又搬到了另一個債主暫時找不到的地方。但這一天,傲雪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,她,似乎是懷孕了!?傲雪曾經經常在夢中夢到自己婚後的樣子,有孩子以後的樣子,可似乎每一個夢境,都不應該是,這個樣子的……這件事,她沒有告訴那個醉生夢死中的男人,隻是每天,幫他收拾完之後,她會在淒迷的月光下待一會,任月色,將她的影子,拉長,變換……?她決定了,她要生下這個孩子!她需要一筆錢來養大這個孩子!我是大錘……呸!又特麼錯了!我是石鍋。在今天這個燈火霓虹的夜晚,在這間裝飾豪華的房間,我死死抓著面前這個男人狠狠砸過來的折凳。?“遙哥你聽我說,你和傲雪的故事實在太感動我了,作為一個寫手來說,這麼好的故事放棄實在是人生一大遺憾,我真的隻是找她來約稿的,您別激動,千萬別激動……”?小遙酒氣逼人,雙眼通紅,盯著我好一會,可能是看我一副老實的賤樣,終於讓他相信了我的話。他慢慢松開手,我趕緊把折凳扔到一旁,並給他遞上一支煙,點著火。?小遙吐出一個近乎完美的心型煙圈,隨後又往當中吐射了一道煙束,箭穿愛心,很漂亮。他轉過頭,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傲雪,抬了抬下巴。傲雪笑了笑,也吸了口煙,卻一絲煙氣也沒有吐出來,煙,就像是整個被她吞下去了。?小遙又轉過臉來,對我說:“約稿的,想不想知道後面的故事?”“想想想!當然想!姚哥!”?“傲雪懷孕後,她瞞著我,回到了那個DU場,準備在那打工,給孩子掙奶粉錢。”“那個賭場的名字叫‘無輸DU坊’,意思就是進去有贏無輸——草!連特麼我都輸了,他當然有贏無輸!”?“DU坊老板姓方,人稱方哥,我輸錢那天他就對傲雪印象深刻,看到傲雪主動前來,自然喜不自禁。再加上傲雪渾身縱橫江湖的本領,更讓方哥五迷三道,立刻簽約,讓傲雪管場子。”?從此傲雪重歸江湖,她每晚混跡於各個DU臺,風情萬種,魅惑無限。與各色DU徒打成一片,一會勸這個‘添點添點’,一會催那個‘押上押上’……時間一長,江湖中無人再記得‘葉傲雪’,但說起‘無輸DU坊’的‘添押夫人’,卻聞名遐邇。?“後來呢?”我又遞給小遙一支煙。?“後來……”小遙的臉突然抽搐起來,“今天我終於知道‘添押夫人’就是傲雪,便來領她回去,特麼門房小哥不認識我,上來阻攔,被我揍了一頓,驚動了DU坊裡面的人。”?“方哥見是我就想算了,沒想到門房小哥是方哥老婆‘圖夫人’的內侄,‘圖夫人’早就看著傲雪這個‘添押夫人’這段時間搶了她的風頭,連方哥兩隻眼睛也天天圍著傲雪轉,早就心裡不爽了,再看到今天內侄又吃了虧,於是趁這個機會,當眾逼著方哥將傲雪開除,給她兩個小時間收拾東西滾蛋,我去樓下喝了點,上來特麼就看見你小子了。”?“告訴你這麼多,說得我都餓了,去前臺給我們買兩份石鍋拌飯上來,順便把我的酒賬結一下,快點!”?我是大……石鍋,是一名糗 百寫手,我現在餓著肚子,在給那兩位買酒買煙,買石鍋拌飯,隻為待會再去套出那900字。?我是石鍋,我告訴你們,糗 百寫手這活,真不是人幹的!
完美,我是,寫手,石鍋,酒吧,古今笑話

新增评论

重新加载,如果无法看到代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