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蠱比賽這不中秋節臨近,爸媽帶著我回老傢

整蠱比賽這不中秋節臨近,爸媽帶著我回老傢住幾天。村頭的混混李二狗,聽聞本帥哥已到,屁顛屁顛趕來給小爺接風。說是接風,不知道他又冒什麼鬼主意,這傢夥向來與我不對付,從小到大,老想壓我一頭。平日耍盡心眼子,當然,由於我的又帥又聰明,每次都是他失望而歸。切,手下嘍噦而已,都是弟弟。剛看到這熊小子,我還沒開始嫌棄,他就說要和我進行一場整蠱比賽。賭註倒挺大,誰輸了喊爸爸,我去,天上白送個兒子,小爺怎麼好拒絕呢。約好時間,二狗子想明天下午請我泡澡,比賽就從那時開始,我當然沒問題了,正巧時間充裕,還來得及送他-份“大禮”。身為毫無節操可言的段子老手,一聽到泡澡,立馬就想到”公雞瀉藥澡堂”的故事。不是有句廣告說的好麼,澡堂裡,瀉藥和泡澡更既然是整蠱,那就一不做不休,玩個大的,整的你爹媽都認不出來!你個小赤佬,敢和本帥哥玩整人,毛都給你拔幹爭。我偷摸著以二叔的名義,擱村裡張老漢那裡買了瀉藥,這老傢夥猥瑣著說是祖傳秘方,無色無味,隻要吃上一粒,別說是屎了,連口水都給你拉出來。我將信將疑,臨走的時候往他茶缸裡丟了一-粒又順手把門帶上,想想這麼一走了之,不太地道,就把村頭的幾條野狗趕來,不管怎樣,售後服務一定要到位。次日中午,李二狗開著他那拖拉機,帶我去鎮裡泡澡,整蠱比賽也是正式開始。車上有兩瓶水,我拿出一瓶,一股腦放了七八顆瀉藥,搖勻後貼心地給二狗,這傢夥大老粗一個,都沒什麼懷疑,咕嘟咕嘟喝了幾大口。我也邊喝著水邊琢磨,說實話,不願意這麼整也。不是因為太過分,畢竟昨天張老漢的鬼哭狼嚎還縈繞在腦海,揮之不去,藥效的可怕我是深有體會的。那我在猶豫什麼?都怪泡在熱水池子裡實在舒服,身心愉悅,如此享受的時刻....哎呀,要被一鍋屎尿禍禍了。想想都難過,差點沒笑出聲來。澡堂裡人不少,大部分是五大三粗的壯漢,還有一個老爺子,正合我意。我們倆脫得光溜溜,他首先便是躺進了大澡池裡,我裝模作樣試試水溫,然後搖搖頭,心底暗喜,卻不動聲色的來到一個沐浴頭下,沖起澡來。澡池裡不時傳來舒坦的聲音,熱氣騰騰,男人們也歡聲笑語,一片祥和的氛圍。我死盯著二狗,他也笑呵呵的看著我,正疑惑他是不是傻時,心裡估摸著藥效也該發作了。果不其然,二狗突然神色-變,皺起眉頭,開始用手摸起肚子。我離得不遠,能清晰的聽到咕嚕咕嚕的響聲,這聲音越發頻繁,二狗的表情也越發痛苦。哈哈,小王八蛋,開不開心!祖傳瀉藥,童叟無欺,你小子今天完蛋了!不過我還是低估了這傢夥的忍耐力,二狗倒吸一大口涼氣,竟然想要慢慢站起來。他的屁股緊緊夾住菊花,一口氣強撐著,不肯放棄。這那行,我趕忙走過去,用力往他肩膀上一-按,這一按不打緊,他緊繃的身體一下泄了氣,那場面,如同開閘的洪水泛濫,一-發不可收拾。屁股就像噴水槍似的,突突突往外噴屎,還是可愛的黃色。旁邊那位老爺子正愜意的泡著呢,突然間心血來潮,想要浮潛一下,還沒潛下去呢,就被二狗的屎崩了一臉,猝不及防之下,嘴裡也含了一-大口。“臥槽!這特麼是啥! !”老爺子一嘗味道不對,還沒等咽下去,就破口大罵,二狗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匆匆用手捂著屁股,忙不迭的準備爬出來。可薑卻是老的辣,這位老爺子縱橫澡堂大半輩子,哪裡受過這份委屈,年紀雖大,手卻不慢,-把拉住二狗捂腚的手,用力-拽,還想跑。我滴媽媽呀!二狗那剛被強堵住積壓的屎,瞬間從那個小小的屁眼裡,噴薄而出,正對著老爺子的門頭,澆灌而下...這還不算,重點是,足足噴了一分鐘! ! !別說老爺子,整個澡池的人都看懵逼了。再見多識廣的人,也沒見過這惡心場面啊,瞅瞅老爺子,花白的頭發已經被裹上一層金黃。滿面油光,老臉在屎流的洶湧沖擊下,眼睛都睜不開。有句詩說得好,那真是飛屎直下三幹尺,疑是黃河落九天呀。就這一會的功夫,池子裡的水也已經變成黃色,散發著難以理解的臭味,眾人被熏醒,急忙爬了出來。二狗也終於想明白,是我在整他,我一臉自得,誰知這小子死不服軟,還讓我等著,等著就等著,我還怕你啊。隨著眾人上前把我倆圍住,我趕忙撇撇手,後退幾步,想要置身事外。咦?有點不對勁啊。怎麼這群人一臉猥瑣的盯著我看,看錯人了吧,噴翔的不是我呀。正納悶時,心裡突然有種興奮的異樣感覺,眼前的一大堆裸漢,竟讓我有種莫名的沖動。那種感覺,是想要...想要....上了他們。肚子裡仿佛有一座火爐在炙烤 ,渾身瘙癢難耐,不由地喘起粗氣。臥槽!發生了什麼,不科學呀,我性取向絕對正常啊。偶然間低下頭,媽的,雙腿之間,一根...猛然挺立!二狗向我傳來惡意的笑容,嘴裡不停嘟囔著,沒聽清他在說什麼,反倒是屁股沒閑著,噗嗤噗嗤往外噴著翔。本天才瞬間想到,這小子不會給我下春藥了吧。肯定是!我感受著毫無知覺、梆梆硬的老二,渾身顫抖,一股原始的渴望讓我大腦近乎空白,面對澡堂裡的眾多裸露壯漢,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。看到我的狀況,二狗咧嘴一笑:“哈哈,這是張老漢祖傳春藥,隻要- -粒,鐵杵都能磨成繡花針,你個大傻叉,就等著完蛋吧!”“你竟敢給我下春藥!”我盯著二狗咆哮道,眼睛裡血絲彌漫,大口喘著粗氣。“媽的,你特麼不也給我下瀉藥!"二狗一氣之下,噴翔的頻率陡然加快,底下的老爺子可受不了,委屈的破口大罵。“龜孫你要再特麼噴屎,老子幹死你!”我滿頭火氣正沒地方發呢,趕上這老爺子罵罵咧咧,心情更加煩躁,當即對著他咆哮道:“你再說話,老子也幹死你!”沒想到,這老傢夥瞬間閉嘴。我都驚訝了,低頭一看胯下老二, 如-桿標槍傲然挺立,嚇得老爺子-動不敢動。周圍人倒退幾步,紛紛捂住腚,生怕逼急了我,連他們也不放過。就在這混亂的場面中,驚動了澡堂老板。“幹什麼,幹什麼?”他剛進來,就看到令他畢生難忘的一幕。-個雞巴挺立,一個屁眼噴翔, 底下還有一一個老頭子樂在其中。澡池四壁掛滿了黃色的塗鴉,比村頭茅廁還帶勁,惡臭夾雜著水蒸氣,侵襲著所有人的味蕾。老板懵逼了,喃喃道:這還是我的澡堂嗎,整個一大糞池啊!唉,若不是我倆跑得快,被老板逮住,可就玩完!那個混蛋老板,特麼不知道怎麼想的,竟然想把我的槍堵二狗洞裡,這不是開玩笑嗎! !從那天起,鎮裡便流傳出長槍少年和菊花男的哦當然,也少不了,那位吃屎老頭的佳話。但對我和二狗來說,不過是一場反 響劇烈的整蠱比賽罷了。至於誰勝誰負,我倆都不甘示弱,死犟著不認輸,根本分不出一二來。隻好讓諸位看官,自行評說。到底是菊花更勝一籌,還是小鳥飛得更高呢。開心不,留些贊唄!
老子,控制,中秋節,弟弟,少年,性笑話

新增评论

重新加载,如果无法看到代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