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老婆會武術4  好容易回到傢,我媽看

我的老婆會武術4  好容易回到傢,我媽看了我一眼,特別是我身上的跆拳道服,讓她耳目一新。  “呦呵,兒子,你這個小書呆子開竅了啊,還知道鍛煉身體了,話說你昨晚去哪裡了?”  我正不知道怎麼狡辯,我媽自己就打斷了話。  “你也別跟我說你練了一夜跆拳道,平時懶得跟豬一樣,誰信?別的瞎話也不用編,我也不聽,要是真有本事,拱個白菜讓媽看看。”  知子莫若母,但知母也莫若子呀,此時我就把實情說出來是最好的,因為我媽根本不會信。  “昨天遇到個女俠,貪戀我的美色,把我擄回傢,陪她喝酒,陪她說話,還陪她一夜溫柔,總之一句話,三陪的勾當我全幹了。”  “得得得,編編編,凈剩下滿腦子想好事了,你要有這本事,還用我天天替你張羅相親!”果不其然,我說的話我媽連標點符號都不信。  “上午別出去瘋了,待會我帶你出去置辦幾套衣服。”我媽叮囑道。  我臉一下子拉下來了,平時我媽絕對不會給我買衣服,要都要不出來,隻要是主動給我買衣服,那就是牽我出去相親。  我苦惱的原地轉圈跺腳:“媽,怎麼又要相親呀,我才多大呀?”  我媽恨恨的說道:“你說你多大,二十四了,就算是頭豬,也早該拉出去配種了。”  我隻能實情以告:“媽,我有女朋友了。”  我媽一伸手:“在哪呢?拿出來看看唄!”  我無奈的說道:“真的,就是昨晚那女俠,武功很高,跆拳道四段……”  我媽從後面朝著我屁股就是一腳。  “走你的吧,等回來媽好好聽你編故事!”  我就這麼被拉到出租車上了,沒辦法,我覺得有必要跟零靈報備一下,武俠小說我看的不少,多少了解高手的心理,習武之人,最恨不忠。  “在?”  “嗯,說!”  “我媽讓我去相親。”  等了有一會兒,回信息道:“了解,長輩的安排很煩,頂著不如從了,去吧!”  “你不會怨恨我吧?”  “不會,我媽也經常這樣。”  “那我就這麼去了?”  “盡管去,或者女孩不錯,你也算開開眼葷!”  “那我就試試?”  “真囉嗦,你試試唄!”  “要是女孩看上我,成了怎麼辦?”  “你試試唄!”  中國文字就是博大精深,同樣的四個字“你試試唄!”,後面那句我能感受到無比強大的殺氣。  我懷著飛蛾撲火的心態跟在我媽身後,我媽一直跟我說,今天的女孩很不錯,她的爺爺奶奶跟我媽還做過鄰居,我媽五歲的時候還收過她爺爺送的一隻小狗,特別的可愛,可惜命薄,隻活了十七年就死了,我媽當時很傷心,轉過年就嫁給了我爸。  我聽的很不是滋味,對我媽很不滿意,收了人傢一隻狗,你就想還給人傢一個兒子,代價太大了吧,還有我爸,原來在我媽心裡,他的出現就是填補一條狗的空白,多麼痛的領悟。  走到一個餐館門口,我媽讓我獨自進去,我也是第一次遇到相親在餐館的,以前都是在咖啡廳,那種氣氛適合矯情。  進去後,我根據線索找到了相親對象,有一點零靈預測的還行,這次見到的確實是個美女,我對美女的要求不高,隻要長得不怎麼異形,也沒濃妝艷抹的沒有人味,純天然的我都認可是美女。  我上前確定了一下身份,沒錯,相親臨時組織確立。  我主動問好,結果女孩子白了我一眼,讓我講普通話,我尷尬的要死,不是我普通話不好,而是你傢跟我傢不差三裡地,說傢鄉話多自然親切。  按照相親套路,兩人都把自我背景和屬性擺上桌面攤開了聊。  這個女孩叫沈月兒,今年二十三,大學沒考上,學了幼師。  沈月兒大口的啃著一塊醬豬蹄,啃的很環保,沒有使用筷子,而且啃的絕對幹凈,都能聽見她牙齒磕上骨頭的梆梆聲。 “上過大學呀,還是文學的,那多保守呀,我這人說話直,你別見怪,在我眼裡,學文學的大都古板刻薄愛矯情,生活起來沒情趣兒,平時不懂心疼人,關鍵時刻裝孫子,還可能熬夜讀書把身體搞垮了,早就不孕不育了。”  我能說什麼,隻能“是嗎?呵呵!”   “抽煙喝酒嗎?”  “煙不會,酒偶爾喝一點。”  “煙酒都玩不轉,真不成熟。談戀愛幾次了?”  “以前沒談過。”  “為啥不去,自卑還是因為身體不行,是不是我說對了,不孕不育前兆早有了是不?那肯定發廊去的次數不少,有一百回嗎?”  “不好意思,讓你失望了,一次也沒去過。”  “撒謊。”  話談到這裡我是看出來了,就算再傻我也應該醒悟了,這女孩就沒想來,跟我一樣,來這裡都是上趕著的鴨子,要不然也不至於這樣攪和,別說相親的誠意,就連香菜的點綴她都不樂意裝一下。  好呀,你求速死,我也沒想著持久,互相傷害呀!  “月兒妹妹沒上大學是吧,考的是幼師?”  “是呀!”  “我覺得你挺適合幼師的,哪個年齡段不需要太高智商!對了,你幾歲談的第一次戀愛呀?”  “十八歲!”  “哎呀呀,這話說的,太謙虛了吧,像妹子這麼活潑的,再遲十一歲就該談了,什麼後果,惡果,禁果都也吃了吧?對了,要不要給你叫一盤紅糖拌木耳?”  “紅糖拌木耳,這樣會好吃嗎?”  “我猜不好吃,但紅糖拌過的木耳,粉嘟嘟的,這道菜吃的不是味道,是情懷,畢竟你已經失去十多年!”  這下沈月兒也算是見識了什麼叫真正的讀書人,什麼風度翩翩,溫文爾雅,那隻是讀書人後天技能,天生腹黑才是王道。  沈月兒驚了個呆,我真怕她破口大罵,但沒有,她竟然笑了。  “你也是你媽拉來的?”  “不,是牽來的!”  “你不早說,早說就默契點多好,差點誤傷。”沈月兒用筷子指著我笑道。  “你也不給我時間呀,上來就是王炸,差點把我炸懵。”我回答道,此時此刻,同病相憐讓我們氣氛和祥和,甚至有點相見恨晚。  “對了,你要是相親不成功,飯錢給報銷不?”我問道。  “報呀,隻要來相親,一切消費都歸傢庭支出,你問這個什麼意思?不會是讓我埋單吧?”  “是呀!我想親不成功,別說飯錢報銷了,我都能讓我媽轟炸的快報銷了,你買單,就這麼快樂的決定了。”我厚著臉皮道。  “嘿,你還要不要臉?你是男人啊!”  “我是男人沒錯,但不是你傢男人,1憑什麼請你吃飯。”  “那我又憑什麼請你吃飯?”  “因為你吃的多呀 豬蹄都是你吃的,一塊都沒給我留,你把你旁邊的肘子遞給我,快點!”  “美死你,吃屎吧你!肘子是我的!”  “多少分我點,我怕撐死你!”  這張相親以完敗結束,但我和沈月兒互相加了微信,這世上,有一種女孩叫兄弟!
第一次,我媽,關鍵時刻,套路,不忠,經典笑話短信

新增评论

重新加载,如果无法看到代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