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零後筆記18  有人說,前世的五百次回

零零後筆記18  有人說,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才能換來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,註定要留下動心的感覺。  而我不一樣,我和一個小妞的擦肩而過,這妞卻動了磚頭。  這妞名叫李甜甜,是剛轉來的新同學,當時剛進教室我就眼前一亮。  “哇嘞個噻噻,女神呀!”二胖對我說道。  我不屑的說道:“女神是什麼?大長腿,楊柳腰,傾國傾城的容顏,反正一句話,就是那種看一眼,就知道這輩子註定跟你沒關系。”  二胖說:“沒關系就沒關系,認識一下也好啊!”  我罵了一句色胚,又看了一眼新同學,恍惚之間有一種熟悉的感覺。  “你還別說,我覺得我好像認識她!”  二胖切了一聲:“隻要是美女,我也是都好像認識,我的腦海,我的夢裡,我的歌聲裡。”  然而,班主任開始介紹 新同學叫李甜甜的時候 我知道這不是錯覺,我確實認識她!  這小丫頭片子,是以前的鄰居,當初的死對頭。  這小丫頭不是個好惹的,我當初把她辮子吊垂下的柳條上,第二天她就把我的褲子上抹上了清涼油,那爽歪歪的感覺,真讓人難忘。  後來戰爭持續不斷,我塞她書包癩蛤蟆,她往我凳子上刷萬能膠。  我絆她摔跤,她推我水坑裡。  反正戰鬥有輸有贏,但可惡的是,這小丫頭有個毛病,愛哭。  我坑她的時候她哭我理解,關鍵她占上風她也哭,這就把我整慘了。  我媽每次看到她哭,不分赤橙黃綠青藍紫,抓住我就是一頓狂毆。  後來她搬走了,我當時還有點失落,無敵的日子好寂寞。  沒想到,李甜甜居然歸來了,而且長成如此的……禍國殃民。  下課後,李甜甜挑釁似的主動過來。  “好久不見呀鄰居,這麼多年沒你的消息,還以為你被老媽從王者打成亡者了!”  “是呀,我媽沒你老媽善良,你長這麼醜,還把你養大!”我反唇相譏。  我倆唇槍舌劍的鬥了半小時,結果這妮子怒了,竟然要揍我。  我還怕你個黃毛小姑娘,誰知道我剛做了一個格擋的姿勢,就被這丫頭扭住了胳膊,一個漂亮的過肩摔,把我扔到了書桌上。  我當時躺在桌子上腦子好久都空白,天呀,這是怎麼回事?小時候挨我媽打,幼兒園和小學挨女老師打,好容易上個初中,怎麼又被女同學打?  想我楊豆豆,在班裡,在學校都是橫著走的風雲人物,哪裡丟過這個人?我跳起來,大吼一聲:“潑婦無禮,看招!”  我剛卷起袖子,哪知道李甜甜手那麼快,一掌抽到我臉上。  這一掌不簡單,別人都是抽臉,要麼從左到右,要麼從右到左,可李甜甜這一掌,卻是中指對準我鼻梁骨,就那麼硬生生拍了下來,拍的我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。  我再一次不信邪的沖過去,我不想打女人,但我要自尊。  然而我又一次被李甜甜一個漂亮的過肩摔扔在地上,終於明白,我根本不是她的對手,又羞又氣的我隻能躺在地上裝死。  而可惡的李甜甜居然老毛病沒變,開始哭哭啼啼,好像我對他做了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。  李甜甜對旁邊嚇傻的二胖一指:“你,去把他弄醒!”  好個二胖,聽話的過來撓我腳心和胳肢窩,這手法有點Q彈,我一激靈就醒了,這就是自己人,特麼的太了解老子的弱點了。 “你裝,就知道你裝,打小你就愛裝,你以為我這些年學功夫幹嘛的?我忍你很久了。”  我靠!這話說的,原來這些年她學了功夫,這突如其來的脾氣,是積攢很久了的委屈。  這時候,可愛的班主任來上課了,但看到班裡亂哄哄的,問了句怎麼回事,李甜甜一指我:“我打他了,怎麼著吧?”  班主任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,說了句“今天不宜講課,這堂課自習吧!”  居然走了,居然什麼也不說的走了。  就這樣,我被突如其來的李甜甜死死壓制了,隻要一言不合他就打我,而班主任則說:“作為學生,要互尊互愛,楊豆豆除外!”  我代表八輩祖宗感謝班主任把我區別對待的仁慈,雖然他話裡有話的意思,是想讓我被李甜甜打死。  我問二胖怎麼辦?二胖說你逃學吧?逃的越遠越好。  二胖這廝說得好輕巧,他離傢出走可以肯德基和麥當勞,而我,頂多隻能吃一星期路邊攤的清湯面,還不敢加蛋。 後來,二胖因為和我同流合污的關系,也被李甜甜打了幾次,二胖說,想和我分手撇清關系,畢竟,李甜甜現在成了班長,好歹找個理由就夠修理我倆好幾次。 二胖為了討好李甜甜,問我有何計策,這也太不要臉了,但我表面不動聲色,對他說,要不你拿二百塊錢裝作撿來的,交給她,換來好感,拾金不昧的人總讓人刮目相看。  我還教他別交整票的,最好零碎一點,譬如一張一百的,一張五十的,兩張二十的,三張十塊的,不零不整的最像撿的,二胖一絲不差的照做了。  然後李甜甜拿著錢問班裡有沒有人掉錢,我堅定的舉起手,說自己掉了二百二十塊錢。  其中一張一百的,兩張二十的,三張十塊的,然後李甜甜就把錢給我了。  當時我偷偷瞄了一眼二胖的臉色,晦暗中帶了點憤怒,憤怒中還摻雜幾分無奈,像極了煞筆一個。  然而,李甜甜對我的血腥鎮壓還在持續,我總覺得想熬出來遙遙無期,學了幾天孫子兵法,覺得根本無用,在絕對的武力之下,一切花裡胡哨都變得可笑。  孫子無法解決的事情,隻能求教老子了。  我問我爸怎麼辦,我爸顫抖的很厲害。  “你這孽子,怎麼有臉問我?打架就算了,還跟一個女的,女的也就算了,居然還打不過,你怎麼不去死呀!”  我用我媽當例子做了反擊,我爸啞口無言,像模像樣的翻書,說在書上找個計策給我。  最後一拍大腿說道:“有了有了,要不,打不過就和親吧!” 那一刻,我覺得我不是我爸親生的。  但我爸的話不是一點用沒有,和親是萬萬不可能的,但我可以用美男計呀。  我寫了一封情書,讓二胖交給李甜甜,我要騷死她。  二胖嚇得直哆嗦,拒絕道:“我不去,我做錯了你又打我。”  “你想想,以我倆的交情,你不去就不打了嗎?打你還需要理由嗎?”  “也對哦!。”  就這麼滴,我一天一封情書的交給李甜甜,李甜甜氣的追著我打了好幾次,但我充分表現了不要臉的最高境界,隻要打不死我就照樣送。  我的情書寫的還是蠻不錯的,這是班主任說的,然後他擔心的說道:“你這樣下去會變得很可怕,我怕你變得有文化!”  我覺得班主任話裡好像在罵我,但我沒有證據。  李甜甜終於被我騷擾怕了,老遠看見我就拐彎走開了 ,想躲著我沒門兒,我的每篇作文,都帶著我對她深深地愛,追著她愛的方式很多,不管結果如何,重在參與嘛。  二胖一直在明面上做吃瓜群眾,但暗地裡對我輸送了很多物資,每次我被忍無可忍的李甜甜修理一頓後,他都帶我搓一頓,二胖熱愛動物,特別是煮熟的,我跟坐月子似的,吃了他很多雞鴨魚肉。  每次吃完我都對二胖說些豪邁的話,說這是我咸魚翻身的機會。  但每次挨打後,二胖也不忘跑過去問我,哥們,你這是翻在鍋外面了吧?哈哈!  每次看到李甜甜我都是甜蜜的開場詞:“哦,達令,I MISS YOU,I KISS YOU,I LOVE YOU,I LIKE YOU, I FUC……”  算了,最後那句一直沒敢說完整,有點太直接,我怕我被打死。  李甜甜煩的不得了,指著我說我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我就讓她吐一個看看。  她說我不是男人,我說:“要不,我做些男人的事兒?隻要你不反抗。”  晚上做夢我都想著怎麼用我的溫柔整蠱李甜甜,居然還夢到集齊七龍珠,召喚出神龍,我對神龍說,我要在臨死前讓李甜甜愛上我。  特麼的我居然得到永生。  事實證明,男人可以用心愛護女生,但千萬別讓她傢長知道。  李甜甜的老爸,我傢老鄰居李叔終於氣哼哼的來到學校,揚言要打死我。  幸好我爬樹的能力一流,坐在學校的大榕樹上,和氣急敗壞的李叔談一下未來關系。  後來我爸也被通知來了,李叔很憤怒,我爸也很憤怒,我被我爸從樹上叫了下來。  不是我聽話,而是我爸扔石頭特別準,我怕他真的砸我。  辦公室裡我據理力爭,憑什麼我的青春不可以有愛情,誰特麼的沒有年輕過。  然後李叔問:“你懂個狗屁愛情,你就說你喜歡我傢甜甜什麼,我讓她改!”  我撓著頭也沒想出個強悍理由,最後用手比劃了一個大大的圓,說了一個事實:“胸大!”  李叔當時就舉起了辦公室裡的暖壺,要砸死我這個小畜生,幸好我爸抱住了他,但李甜甜也又羞又氣,舉著拖把殺了過來,幸好我動作嫻熟,順著窗戶跳到操場外,李甜甜追著我在操場跑了一圈又一圈。  辦公室裡,兩個老爸就那麼看著我倆追逃打鬧,下巴都快驚掉了。  李叔質問我爸怎麼辦?我爸一拍胸脯道:“你這閨女我喜歡,要不就給我傢當兒媳算了,咱們多年鄰居,都知根知底,我傢三套房子將來都是我兒子的,要不現在就拿一套寫上你女兒的名字,在未來三年裡我可以保證再買一套新居,至於車子你也知道的,我傢兩輛,雖然是國產,但性能還可以,如果你還擔心你女兒嫁過來公婆關系不好相處,我和我老婆可以選擇英年早逝!”
老子,甜甜,好久不見,我爸,都是,短信笑話

新增评论

重新加载,如果无法看到代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