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爬樹》以前的人,爬樹,無非是為瞭掏鳥窩

《爬樹》以前的人,爬樹,無非是為了掏鳥窩,摘果子,拿風箏。現在的人,爬樹,無非是因為找信號,被狗追,喝多了。我和我表弟還有我表哥,三人小時候也喜歡爬樹。我表哥註重形象,爬樹前,會把上衣脫掉。他每次爬完樹回到傢,他的上衣都幹幹凈凈,整潔大方的。有一次,還把上衣脫掉,露出了上身那一道道帶著血跡的傷痕。我於心不忍:“哥,你看你,爬樹舍不得穿衣服,這不給樹上的貓撓了嗎?”表哥摸著渾身的傷痕,倒吸一口涼氣,說:“嘶,我隻是挑戰自我,今天爬了一棵特別的樹。”我:“什麼樹?”表哥:“木棉樹。”表弟爬樹像蟲。他抱著樹一蠕一蠕的往上爬。搞得一樹的蝴蝶迷了心:“誰傢的寶寶這麼能長個!能不能出來傳授一下育兒經驗?”表弟爬樹有個缺點,他隻會向上蠕,不會向下蠕。所以,每次蠕到樹幹的頂端,就等著人來救他。小樹苗如此,大橄欖樹也如此。上次表弟蠕到小樹苗頂端,把小樹苗壓彎到地上,他一放手,小樹苗一反彈,又把前來營救的表哥抽倒了!這次,表弟蠕到大橄欖樹的頂端,然後哭爹喊娘。表哥剛下了樹,收拾橄欖,準備回傢,就聽到表弟在樹頂叫。表哥:“小煮,你上去救他。”我:“哥,我怕黃蜂,那有個蜂窩。再說,爬樹還是你最帥!最專業!”表哥:“你說你會啥!?”我:“我可以幫你拿上衣,你爬樹不是要脫上衣嗎?放別的地方,怕弄臟了。”表哥點了點頭,脫了上衣交給我,準備爬樹,表弟在樹頂叫:“哥,快點,我快抱不住了。我還有一包進口的巧克力餅幹沒跟你們分享,我不想摔死了。”表哥三下兩下就爬上去了,他教表弟踩哪個地方怎麼下來。我就撿一些枯枝敗葉放在樹下,做緩沖墊,以防表弟摔下來。表哥看表弟手力不足,趕緊解開褲帶綁在表弟的腰上,然後,坐在樹杈上叫我把地上的繩子扔給他,他再把繩子穿過褲帶,繞過樹杈,吊鋼絲一樣,把表弟吊下去。村裡的小美女都被吸引過來圍觀,表弟平安著陸後,表哥的義舉都贏得了大傢的掌聲。表哥從樹杈上站起來壓掌聲,沒成想,沒系褲帶,褲子掉了下來。表哥隻好蹲下,對表弟喊:“阿才,把褲帶扔上來給我!”表弟脫下褲帶,他怕手勁不足,於是三百六十度轉身帶跳躍,把褲帶往樹上一扔。褲帶飛上樹,不偏不倚掛在蜂窩上。蜂窩炸了。傢裡。表哥捂著臉,嘟囔著說:“阿才,我再也不帶你爬樹了。你這人!次次恩將仇報!”我推了一下表弟:“還不趕緊拿藥膏給大哥塗一塗!”表弟拿了個藥膏,站在表哥的背後。表哥是坐著的,表弟讓表哥後仰起臉。表弟:“哥,哪最疼。弟弟給你塗藥膏揉揉。”表哥:“眼睛。腫的跟桃子似的。”表弟把藥膏一塗,表哥捂著眼睛叫:“疼死我眼睛了!哇哇哇!”我奪過表弟手上的藥膏一看,藥膏上面寫著“萬金油。”吃飯時,表哥瞇著眼,抿著性感的豐唇,用吸管吸著粥:“阿才,萬金油不能塗眼睛。記住。”表弟:“上面寫了可以防蚊咬蜂蜇。沒說不可以塗眼睛,不能怪我。你說怎麼樣才能讓你不那麼疼。”表哥:“你把你那包進口的巧克力餅幹拿出來吧。”表弟:“哦,巧克力餅幹啊,我現在終於記起來了,上星期我就已經吃掉了。”第二天,表哥表弟的臉都很腫,一個黃蜂蟄的,一個表哥揍的。
表弟,表哥,平安,弟弟,爬樹,超級冷笑話大全

新增评论

重新加载,如果无法看到代码。